打印
手机阅读本文
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

【壮丽70年】福绵镇香山村:继承艰苦奋斗精神 革命老区生机勃发

时间:2019-10-11 09:30:54 来源:玉林新闻网-玉林晚报 作者:记者 庞献 廖源

陈业强在烈士纪念亭里向记者讲述自己参加革命的经历

福绵镇香山村,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共鬰林县地下工作总部所在地,2007年,玉林市政府根据相关规定将其划定为解放战争游击根据地。如今,香山村村委会门前建有鬰林县1950年保卫人民政权烈士纪念亭,一旁是香山革命根据地纪念走廊。

解放战争时期,在香山村,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满怀革命激情,面对白色恐怖,不畏艰难险阻,不怕坐牢杀头,英勇奋斗,秘密组织宣传发动群众迎接解放。风云流转70载,如今,当年先烈们的革命故事仍在香山村里代代流传,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已成为香山人的精神底子。正是这种精神,让香山村这一革命老村迸发出勃勃生机。

见证鬰林地下革命全过程,香山村建起烈士纪念亭

阳光照耀下,鬰林县1950年保卫人民政权烈士纪念亭熠熠生辉。在纪念碑前,香山村村主任梁振禄向记者讲述了该纪念亭的由来。

1949年11月29日,鬰林县获得解放,建立了人民政权。残留的反革命分子乘人民解放军集结渡海解放海南岛之际,妄图恢复其反动统治,于是伙同恶霸、土匪、地痞发动暴乱,围攻区、乡人民政府,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当时的鬰林县人民政府密切配合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迅速将匪首歼灭。在这场反革命暴乱中,有干部、征粮队员、革命群众、人民解放军指挥员共520人被杀害,其中239人被追认为烈士。

“2009年,原鬰林县参加过解放战争的一些老干部倡议为这些保卫人民政权而牺牲的烈士刻名立碑,以慰英灵。此举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积极响应,很快就筹得了十几万元。”梁振禄说,当时烈士纪念亭筹备委会员还就选址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有人提议将烈士纪念亭建在市人民公园,也有人提出建在寒山水库,但最终选择建在了香山村。对此,香山村村委、村民也是大力支持,供地建亭,承担起了日常的管理和维护。

为何将烈士纪念亭建在香山村?梁振禄进一步解释道,1949年5月,鬰林县地下工作站北区将总部设在香山,开展了一系列革命斗争运动。“那些老同志还说,当年他们在村里开展工作时,得到了村民的大力支持。”1949年11月29日凌晨,解放军进入鬰林,宣告鬰林解放。翌日,原中共鬰林地下工作负责人梁进芳率领革命干部和武装人员100多人从香山出发进驻鬰林城,并成立鬰林县人民政府。由此,香山村见证了鬰林地下革命总部艰难创业到成功的整个过程。

91岁的老地下交通员,激情讲述艰苦的革命岁月

说话间,91岁的陈业强颤颤巍巍地走上烈士纪念亭。“当时我是地下站的交通员。”因为年事已高,陈业强有些口齿不清,但说起解放战争时期自己的革命故事,依然十分激动。

“以前我是香山村的贫农,生活困苦,渴望翻身做主,在地下工作总部陈伟民同志的教育指导下,投身革命。”陈业强说,当时作为地下站的交通员,他主要负责到各个联络点送信件、取经费。“香山距离福绵只有两三公里,当时国民党的败兵驻满了福绵,经常派人到附近乡村抓人,形势非常紧张。我们白天不能公开活动,晚上也要格外小心。送信时,我们都会乔装打扮,假装担着收音机出发,到了联络点对上暗号后才把信件交出去。有一次回程时半路发现被人跟踪,我们几个人马上散开,爬上附近的山岭,在坟堆里睡了一晚,才摆脱了敌人。”

陈伟民是原中共鬰林地下工作领导者之一,香山村人。他的孙子陈清强现在已45岁,还居住在香山村。“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说起以前的革命故事,我们家附近就设有根据地,当时很危险,都是利用晚上开会。”陈清强说,1947年,他的爷爷陈伟民对外的身份是国民党鬰林训练所军训队长,可实际上是鬰林地下工作领导者。

陈伟民在名为《战斗在敌人的心脏里》的回忆录里写道:“我要利用军训队长的公开身份,负责搜集敌人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情报提供给党组织,并掩护地下工作人员的往来联络……”

不等不靠,香山村自力更生挖出20多口抗旱井

革命精神代代传承。经过70年的风云巨变,如今香山村焕发了新的生机。梁振禄介绍,香山村现有7个自然村、18个农经社,全村共1112户、4223人。“大伙生活水平提高了,对村委的工作也就更支持,比如建设美丽乡村,每年按人头收取20元保洁费,村民们都很配合,积极缴费。”

“我们香山人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在梁振禄看来,这是革命精神代代相传的表现。“以前农村发展主要靠耕地种田,我们香山村喝的是鸭桥江水,水库在兴业县,天旱缺水,种田更是靠天吃饭。所以要发展农业,首先得解决用水问题。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们村每个生产队就开始自己找水、挖井。全生产队参与,集资购买炸药、雷管等,用时数月才挖好一口井。”

梁振禄自豪地说,香山村有20多口抗旱井,能基本保障干旱时村里的农作物所需,让村民们旱涝保收。

2007年8月,根据有关规定,玉林市人民政府同意将福绵镇香山村划定为解放战争游击根据地。

梁振禄介绍,香山村的发展建设得到了很多政策上的扶持。2016年、2017年,革命老区促进会拨款30万元用于香山村村委会的建设。新建好后的香山村村委会有了文体娱乐室、图书室等各种功能室和舞台、球场,给村民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场所。此外,香山村的水利设施和道路建设也都获得了财政拨款、补贴,今年还获得扶贫专项资金20万元,硬化道路0.7公里。

香山人生活越过越好,香山村面貌焕然一新

如今,行走在香山村,一边洋楼林立,甚至能看到庭院深深、装潢考究的中式别墅,老人在院子前浇着花草竹子;另一边,田野上万物生长,稻谷、芋头、香葱等农作物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有人正在田里给芋苗施肥,有人在家门前的水池里清洗着香葱。

梁振禄介绍,和很多新农村一样,香山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谋生了,许多人在深圳等地做生意,赚到钱后纷纷回乡建起洋楼别墅,80%以上的村民家都建起了新楼,超过70%的村民购买了小汽车。而且留守在村里的中老年人也都在积极生活,有的每天骑自行车到镇上的成衣厂上班,有的则在家里种起了香葱、芋头,“我们香山人吃苦耐劳惯了,闲不住。”

在田间地头,记者遇到了正在给芋苗施肥的邹发强夫妇。50多岁的夫妻俩戴着斗笠,衣服、头发早被汗水打湿。“在我们香山村,种植芋头的村民超百户,种植面积超6公顷,仅我们夫妻两人就种了超过0.6公顷芋头。”邹发强说。

“我们种了十几年芋头,确实辛苦,一种就是六七个月,天天都要下地干活:除草、打虫、割芋仔、施肥……”不过谈及收成,邹发强晒得通红的脸上掩不住笑意,“今年的收购价有6元一公斤,估计能赚十几万元。”

让邹发强夫妇高兴的是,十几年来他们的辛苦没有白费,他们家3兄弟一起建起了3栋小洋楼,还围建了一个大院子,一大家子过得富足、和睦。

村里,66岁的唐伯和老伴正穿着连体水裤站在水池里清洗香葱。和芋头一样,香葱也是香山村的主要经济作物,种植面积有6.67公顷左右。“半夜两点多我就下田里拔香葱了,要赶在中午12点半前将这批香葱送到宏进农批市场出售。”唐伯一边低头洗着香葱一边说:“我和老伴虽然辛苦,但我们两个老人在家里种田一年也能赚到两三万元,日子过得也很踏实。”

看着村民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蒸蒸日上,梁振禄感叹,解放战争时期,鬰林儿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由地下香山工作总部组织开展革命斗争,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战,取得了革命的胜利。从此,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就植入了香山人的骨子里。凭着这股精神劲头,香山人把生活越过越好,香山村的面貌也焕然一新。

原标题:解放战争游击根据地——福绵镇香山村:继承艰苦奋斗精神 革命老区生机勃发

责任编辑:刘子扬

关键词:福绵镇 / 香山村

你可能喜欢看的

月排行榜